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尝试去笑
转眼,苏安然也到了产检的时候。

本以为宋易熙会主动打电话过来,可是苏安然从上午等到下午,依旧没有电话过来。

苏安然不停地安慰自己,很有可能是宋易熙太忙了,所以才忘了自己。

苏安然主动给宋易熙打了一个电话,可是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苏安然的眼神就有些暗淡了。

她忽然想最后说说停车到可以给宋易熙公司打一个电话,助理却是说,宋易熙一天都没来上班。

苏安然的眼神变得愈发暗淡下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苏安然不死心,再次打了电话过去,可依旧无人接听。

而此时,沈渊已经过来了,看见苏安然还是愁眉不展地坐在沙发上,便说道:“安然,要去医院了。”

苏安然这才反应过来,“哦”了一声,说道:“那我去换衣服。”

沈渊察觉到苏安然的情绪有些不对,后者却是猛地一起身,身子趔趄了几步,差点摔倒在地。

沈渊大步冲了上去,扶住了苏安然。

苏安但小二娃似乎是看穿了他们的伎俩然吓得面色一阵苍白,点了点头,勉强说了声谢谢。

“我扶你上去。”沈渊说道。

苏安然有些无力地点了点头,四个月的肚子已经稍稍凸显出来了,上几步楼梯也觉得有些吃力。<大眼、尖下颏br />沈渊见她步行迟缓,又有气无力的样子,忽然一蹲身,就直接将苏安然抱了起来。

苏安然吓了一跳,却听沈渊说道;“这样,你也走的快一些。”

苏安然没有吭声了,脸上划过一丝绯红,心里却是想着宋易熙。

他既然不在公司里忙,这会儿会去哪里了呢。

梅花村的‘四业’发展好等她磨磨蹭蹭地换好衣服,一打开门,沈渊依旧站在门口。

这一次,沈渊直接抱着苏安然上了车,不知道为什么,苏安然忽然有一种很安稳的感觉。

她搂着沈渊的脖颈,忽而抬起头,望着那线条流畅的下巴,不禁问道:“沈渊,你又喜欢的人吗?”

沈渊眸子一紧,步伐却依旧沉稳有力地往前走去,等上了车,沈渊这才说道:“喜不喜欢,没有那么重要。”

看着沈渊也比自己大不了几岁,但每天都是一副老成,不苟言笑的样子,苏安然忽然起了逗弄他的心思,不禁笑着问道:“沈渊,你为什主动加入俱乐部的会员人数每年都以惊人的速度增长么总不爱笑呢,以后你要是有喜欢的人了,她看见你这样子,肯定也会被吓跑的。”

沈渊握着手刹的手一顿,目光紧紧地盯着前方,薄唇轻抿。

那,是不是苏安然,也被自己给吓跑了

没来由地,沈渊的心似乎也慢了半拍的,忽而有些慌乱了。

他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每天好好地完成工作就行,至于表情,那都是多余的。
苏安然见他不吭声,而后又是一脸夸张地说道:“沈渊,你不要告诉我才能生存下去!”“对,你从来都没有笑过!”

从她这个角度看去,沈渊的侧脸很美,还有几分清秀的味道,可是,那紧抿的薄唇同样冰冷无比。

沈渊有些坐不住了,面对苏安然的笑容,沈渊总是有种无处遁形的感觉。

他动了动唇角,似乎因为太长时间没有笑过了,所以显得有些僵硬。

他稍稍缓和了一下情绪,扭过头冲苏安然自以为是微笑地笑了笑,而后说道:“没有,只是没有遇到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而已。”

苏安然一愣,在一看,沈渊脸上的表情又消失了。

沈渊说完话,已经启动了车辆,苏安然却是一直盯着他的侧脸看,虽然那笑容有些僵硬,甚至有些古怪,但至少脸上的线条已经动起来了。

良久,苏安然也缓缓地说道;“沈渊,其实你笑起来挺好看的,人生已经很苦难了,要是自己还不能让自己开心一点,那未免太痛苦了。”
嘎吱——

伴随着紧急刹车的声音,沈渊也一下子有些慌乱了。

火是得天天烧姚祖山又想了一会苏安然被吓了一跳,有些紧张地问道:“沈渊,你怎么了。”

沈渊没敢看苏安然,心里暗骂了自己一句没出息,他这是做什么。

他们不过假结婚而已,自己还能抱有什么非分之想。

“没什么,我们去医院吧。”沈渊依旧目视前方,冷冷地说道。

苏安然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沈渊以后会遇到什么样的女孩,才能让他开怀地笑出来,每天不用过的这么累。

等到了医院,苏安然不由地再次看了自己手机一眼,可依旧没有人打电话。

苏安然微不可闻地叹息一声,看着沈渊人前人后地跑,忽然有些感动。

只不过是莫释北一个命令,这个男人就真的和自己结婚了。

看他的样子,似乎也把这件事情当做一份工作了吧。

苏安然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对不起沈渊的,要是以后,他遇到自己喜欢教授上完课后的女孩儿了,要如何解释自己这场乌龙。

“安然,进去吧。”过了一会儿,沈渊满头大汗地跑过来,对她说道。

“沈渊,谢谢你。”苏安然由衷地说道。

沈渊一愣,但很快又摇了摇头,说道;“这些都是莫总交代的,我们先进去吧。”

苏安然朝前走了几步,忽然又转过身来,冲沈渊明媚一笑,说道:“沈渊,要不中午我请你吃饭吧,算是感谢你一下。”

沈渊步伐有些僵硬,站在原地没有说话。

苏安然却是自顾自地笑了,伸出一根食指在她面前晃了晃,而后眨着眼睛说道;“好了,这件事情就这么愉快地定了,你不许反悔。”

还不等沈渊说完,苏安然已经笑着进了检查室。

沈渊垂下头,嘴角勾了勾,眼前依旧荡漾着苏安然的笑容,其实就算她不说,自己也打算和她一起吹午饭呢。

多年以后,沈渊依旧会想起苏安然的笑容。

总是那么的干净纯粹,那么的无暇剔透,即使自己挣处在逆境之中,但她笑的时候,连带着自己都能被感染,仿佛这世上没有什么事情是你过不去的。

另一边,宋易熙已经听到了助理的汇报,说是苏安然打了几个电话过来。

宋易熙不由地皱起了眉头,直接对助理说道:“以后苏安然的电话,一律不接。”

助理那边愣了一下,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毕竟当初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宋易熙可是跪在雨里,请求苏安然的原谅,这才和好了几天,宋易熙怎么又变卦了。

不过助理也没有多问,他只需要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好,当下也是一口气答应下来。

宋易熙刚挂了电话不会,李芸欣就端着两杯甜品过来,笑着打趣说道:“怎么,又有美女找你了?”

宋易熙丝毫不心虚,一双炙热的眸子大胆地望了过去,认真地说道:“我面前就有这么大的美女,我还用得着理会别人吗。”

李芸欣本来就爱笑,此时脸上的笑容也愈发明朗。

宋易熙就是有这个本事,总是能在三言两语之间把你给逗笑。

“宋易熙,我发现你越来越贫嘴了。”

“等你慢慢了解我只会,你会发现我是个一个很严肃的人。”宋易熙一本正经地说道。

“你看,又嘴贫了。”李芸欣捂着自己的嘴,呵呵地笑个不停。
<后来br />宋易熙却是板着脸,故作正经地说道:“我说的是大实话。”

李芸欣笑的捂住了自己的肚子,又不少的人都朝这边望了过来,纷纷有些地动山摇好奇,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会刘爱英憔悴了许多笑的这么开心。

“哎呀我不行了,好吧,我端饭递茶相信你,你说的是大实话,哈哈大实话!”李芸欣投降告饶。

她发现,自己每天和宋易熙在一起,嘴巴就没有合拢过,脸都笑的有些麻木了。

可是对面,宋易熙依旧正襟危坐,一脸正经地望着自己。

李芸欣理了理自己的头发,也是憋着笑,对宋易熙说道;“以后你可千万别再逗我笑了,我肚子都笑痛了。”

“是吗,过来,我帮你揉揉。”宋易熙依旧一本正经。

李芸欣就有些好奇了,也不知道宋易熙是故意一直板着脸,还是他压根觉得这些不好笑。

李芸欣大胆地将身子靠了过去,宋易熙也不含糊,虽然是隔着衣服,但那炙热的温度还是让李芸欣感受到了,顿时小脸一红。

宋易熙刚揉了两下,就直接被李芸欣给推开了。

后者脸色红的发烫,撇过了头,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揉几下就行了,以后你要是再惹我笑,我就不理你了。”

“好。”

这下宋易熙倒是很快就答应下来了。

李芸欣不禁抬起头,两人目光正好碰撞在一起,彼此都没有躲开。所有的人分别向赌王汇报了自己的意见

李芸欣脸上的笑容也慢慢止住了,一脸深情地望着宋易熙。

从她第一眼看到这个温文尔雅的男人时,就被他身上一股特殊的气息给吸引了,那时候她心里就在暗暗打算,一定要得到这个男人。

那时候的他,正和苏安然打得火热。

但这并不影响李芸欣做决定,果不其然,这才多久,宋易熙和苏安然就结束了,而显然宋易熙也并不讨厌自己。

宋易熙和别的男人不同的是,别的男人一见到自己,总是喜欢讨好巴结自己,对自己阿谀奉承的,而卖给了树贩子宋易熙却是不会。

他的每一句赞扬,李芸欣却是觉得十分真挚。

对,就是诚恳。

李芸欣总算是找到一个词语来形容宋易熙望着自己的眼神了,并不是含情脉脉,也不是爱意浓厚,而是一种最简单的真挚。

李芸欣不禁被他的眼神给感动了,忽而就问道:“宋易熙,你和苏安然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