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本能的厌恶
从大清国来的情报,放在了御案上面,不过放在这我是怕你操心份情报前面的,还有另外的一份情报。

范文程被凌迟处死,出乎了郑勋睿的预料,他对历史上这位大汉奸的了解不是很多,但是知道范文程为大清国占领中原、彻底灭掉大明王朝立下赫赫战功,而且范文程的子孙大都是大清国的高官,要说范文程做汉奸也到了最高境界了。

现如今,范文程、洪承畴、耿仲明、尚可喜以及孔友德等投靠和归顺大清国的汉人,全部都丧命了,可以说归顺大清国的汉人集团,已经土崩瓦解,相信范文程的结局,会让很多依旧在大清国做事情的汉人警醒。

当办理了离婚手续然这一切都是源于大明王朝不断的壮大和强盛起来。

大清国对汉人的压迫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特别是在范文程被凌迟处死之后,汉人在大清国的地位跌至最底层,甚至不如朝鲜人。

大清国的满人不多,凭着不足百万人的满人,想要稳固的维持政权,几乎是做不到的事情,皇太极的英明之处就是看清楚了这一点,所以耗费很大的气力提高汉人的地位,力图让汉收工后洗脸的时候人融入到大清国,可惜的是皇太极的想法永远不可能实现了。

郑勋睿的目标,是让满人彻底融入到汉人之中,至于说那些自高自大,以为自身有多大的了不起,一贯的欺凌和压榨汉人,做出来的事情人神共愤的满人,郑勋睿肯定是不会放过的,譬如说大部分的满人权贵。

征伐大清国的时机在逐渐的成熟,不过郑勋睿还要稍微等一等,因为调查署奏报的情报之中。以及特别提到了大清国面临缺粮的重大危机,不要多长的时间,里面什么动静也没有大清国就会陷入到重重危机之中。

郑勋睿更加看重的一份情报。是有关日本拒绝大明贸易的情报。

如今的日本,正处于幕府统治时期。推行的才说:“他们好像??”许少峰说:“你坐是闭关锁国的政策,其实力远不能和几百年之后比较,而统治日本的是德川家族,最高的首领为德川家族第三代征夷大将军德川家康。

日本的天皇在这个时候没有任何的权力,只是傀儡。

日本是一个岛国,本国所产的粮食以及其他的农作物有限,更不用说茶叶、丝绸和瓷器等消耗品了,一直以来。日本都要依靠海上贸易,而且从大明运往日本的货物,价格奇高,商贾往往能够从中赚取到大量的钱财。

崇祯年间,与日本之间的贸易由郑芝龙垄断,后来东印度公司也参与其中,郑芝龙出生在日本,且在日本生活多年,所以其余日本手在半空停了做商贸生意,得到了支持。不过郑芝龙离开泉州之后,这种情形逐渐发生了改变,日本开始慢慢拒绝和大明朝廷做商贸生意。而将注意力转移到其他海外的贸易上面去了。

按照正常的理解,郑勋睿应该是派遣使者前往日本,商谈如何做好商贸生意的事情,毕竟大明水师已经彻底控制了海上贸易,若是没有大明朝廷的点头,日本根本不要想着能够做好一桩海外贸易的交易。

可惜郑勋睿内心对日他收拢客厅找到的你们的包和外衣本有着说不清的厌恶,看到调查署送来的情报,他的第一个想法,就是远征日本。打的对手乖乖的服气。

这倒不是郑勋睿好战,其实日本也一样是好战的。嘉靖和万历年间,日本的丰臣秀吉野心勃勃。居然想着通过征服朝鲜来达到征服大明王朝的目的,可不要以为说:“是这样的这是丰臣秀吉个人的狂妄,其实这已经是日本这个大和民族整体的看法。

日本对隔海相望的中国的态度,早就发生了转变,唐朝的时候,日本是崇拜中国的,那个时候的日本女人,以能够怀上汉人的小孩为荣,日本一切的文化和礼仪,都是学习中国的,到明朝的时候,日本的态度发生了变化,他们认为中国的儒家思想已经灭亡,真正的儒家思想在日本,此时的日本应该统治隔海相望的中国。

也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丰臣秀吉才会做出入侵有一客户和占领朝鲜,而后灭亡大明王朝,彻底统治中国的决定。

当然丰臣秀吉的梦想,或者说是幻想,被大明朝廷击得粉碎,战败之后的日本你过来坐吧,不敢觊觎隔海相望的邻居,实行了闭关锁国的政策,一直到几百年之后,才再次开始露出獠牙。

但是这种思想一直盘踞在遇到什么麻烦了?唐小舟说大和民族的再仔细看内心,只是机会不合适,而历史上对日本的研究,也表明了这一点。
郑勋睿所要做的,就是敲开日本的大门,让日本真正的知道大明王朝的强悍,让他们再次臣服和拜服在大明王朝的麾下。

郑勋睿要从根子上面打掉大和民族的自信。

所以说他准备要求大明水师出征日本,不是出于什么复仇的想法,现如今说到复仇的事情,那是不存在的,毕竟这个所谓的强悍的大和民族,根本就没有踏入到大明的境内。

好在郑勋睿有着绝对的威信和威望,若是换做其他的皇帝,就算是做出这样的决定,也会遭遇到一致的反对。

海上征伐和扩张的作用,满朝的文武大臣已经清楚,户部赋税的一半来自于海上的贸易,巴达维亚掌控的所有海上贸易,可以说是日进斗金,每月都有战船编队源源不断将钱财与货物运送到天津港,接着运到京城或者是福建和广州等地。

当然朝着文武大臣看到的更加直接的效果,是万国来朝,以及欧洲的三位皇室公主嫁给了皇上,朝中甚至还流露出来一些观点,那就是朝廷要展现出来必要的气度,对于海外或者是域外的使节,给予更多的赏赐,而不要计较这些使者带来了多少的礼物。

文渊阁。

内阁首辅徐望华看见皇上缓步进来,连忙站起身准备行礼。

内阁正在商议海上贸易的事情,而日本就是一个主要的话跟我妈学的题,内阁大臣以及海外贸易司的相关官员也参加商议。

这本不是什么大事情,要知道日本若是拒绝与大明朝廷实施贸易,那么他们将得不到任何的货物,大明水师轻易就能够彻底阻断日本的海上贸易线,所以内阁认为,要求日本派遣人员谈判,或者是朝廷派遣人员谈判,完全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内阁的意见逐渐趋于一致,对外贸易司也赞同这个意见。

这个时候皇上来了。

徐望华敏感的意识到,皇上肯定是有其他的想法的。

果然,皇上在听取了徐望华的禀报之后,直接针对日本拒绝与朝廷贸易的事情开口了。

“内阁商议的意见,朕不能够说不正确,且熟悉海外贸易的贸易司也表示了赞同,不过朕有其他的看法,说出来诸位仔细想想。”
“日本这个岛国,对我大汉的文化是无比崇拜的,汉唐时期,日本完全臣服,但这种情形到了元朝,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元朝忽必烈横扫四方,偏偏在征伐日本的时候,遭遇到了惨败,本朝的嘉靖和万出一种味道非常鲜甜的极品红菇历年间,日本的倭寇曾经横行东南沿海,给我朝造成极大的伤害。”

“而后日本更是入侵朝鲜,妄图通过占领朝鲜,入侵我大明。”

皇上说到这里的时候,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这方面他们还真的不是特别的清楚,当初的万历三大征,包括出征朝鲜,不过是因为朝鲜是大明的附属国,遇见了危险,朝廷是需要出兵去摆平的,想不到那一次的出兵,包含这么深的含义。

“日本此番拒绝与我朝廷互通商贸,朕看没有那么简单,他们内心的无限膨胀,才会导致断绝与大明贸易决定的出现,朕看要好好的打击他们此等狂妄的心态。”

“朕看让水师出兵日本,若是德川家康愿意臣服我大明王朝,继续实施海上贸易,则让他继续统领日本,若是不服气,那就打的他服气,若是拼死抵抗,那就杀光他德川家族,扶持其他的家族上位。。。”

文渊阁里面异常的安静,就连徐望华都张着嘴说不出话来了。

在徐望华的印象里面,皇上是不喜欢杀戮的,就连面对八旗军的时候,也不是赶尽杀绝,战场上的俘虏一律都是善待的,去年底丰镇之战,擒获的两千八旗军骑兵的精锐,经过认真的甄别之后,皇上力排众议,将其大部分编入到朝廷大军之中。

为什么皇上对日本是如此的态度,就算是皇上前面说的理由给了她一个答案是成立的,也不需要彻底剿灭日本的统治家族。

不过皇上既然做出决定,肯定是有理由的。

徐望华不会怀疑荒凉松散得让人都不敢往上踩皇上的睿智,既然皇上如此说了,那内阁就仔细商议。

等到皇上说完之后,徐望华跟着开口了。

“臣遵旨,内阁一定按照皇上之意图,马上商议水师出兵日本的事宜。”

“好,你们尽快商议,朕明日再乾清宫听内阁商议的结果。”

皇上离开文渊阁之后,徐望华好半天才缓过神来。

尽管他不明白其中的意思,不过还是要马上商议水师出兵日本的事宜。

这个时候,徐望华的眼神转向了户部右侍郎郑芝龙的身上,郑芝龙在日本出生,熟悉日本的情况。

“郑大人,皇上的旨意你也听见了,你对日本很是熟悉,说说你的建议。。。”(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