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不要白不要
洛瑶凤眸里,一抹冷寒划过:“想要不劳而获,没那么容易。”

看到她如此,公子枂这才松了口气。真担心这个女人脑袋一热,就将配方给他们,不过她怎么忘了。

洛瑶可不是个会吃亏的人,至今还从未有人在她手上得到好处呢。哪怕是她,虽然每次看似洛瑶让着自己,赚的银子还不是有一半是洛瑶的。

凌这时候雪从外面进来,扫视一眼屋子里的人,确定没有外人,这才开口:“小姐,刚刚得到一个消息,今晚有一批兵器,会在子时三刻运到西郊。”

听到这话,洛瑶凤眸微微眯起:“哦,这个时候居然有人敢买卖兵器。”

“这不好说嘛,咱们刚好给他夺过来。”公子枂开口说道。

瞥一眼桌上的纸条,夏侯绝邪魅的眸子,一抹精光划过:“或许,这个兵器的买家就是绑架宝儿的人。”

话音落下,所有人震惊无比。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怎么能联系到一起。

“没错,刚好用我的配方夺得酒魁,才有钱买兵器。可见这个买家,是很缺银子。”洛瑶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别的没有,她就是有银子。

既然知道对方的弱点了,就不愁不能击破。

“我的老天,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你们两个简直就是天造地设李同直接开车去了母亲家的一对。这样的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都能想到一起,佩服,实在是佩服。”公子枂说着,还夸张的行了个礼。

“小姐,我们怎么办?”凌雪脸色绷紧。

“送上门的兵器,不将杯中物喝尽了要白不要。”洛瑶幽幽开口。

话一出,所有人嘴角一抽,随即一脸兴奋的期待。太好了,这下又能发财了。

所有人赶紧去准备,偌大的房间,只剩下洛瑶和夏侯绝。

下一秒,夏侯绝大手一把将洛瑶拥入怀里,紧紧的:“瑶儿,对不起。”

何其骄傲,何其高贵,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摄政王,这一刻却在跟洛瑶道歉。声音低沉,沙哑,更带着深深的自责,愧疚。

虽然知道宝儿的本事,可不清楚对方是谁,更何况还是在夏侯绝的眼皮子底下,将宝儿绑架的。于情于理,夏侯绝都拖不了干系,推卸不了责任。最重要的是,洛瑶如此信任他,可他却让孩子出事了。
听到这话,洛瑶微微一僵,心底莫名的多了一丝感动。她自然知道,夏侯绝是在自责,愧疚。

“不关你的事,既然他们在我研究出新酒时子康想着想着,绑架宝儿,可见盯着我们不是一天两天了。或许更早的,我们的行踪就已经被人监视了。

虽然我很担心宝儿,可那小子几斤几两我还是知道的,你不用自责。而且我相信,你一定会帮我救出宝儿。”洛瑶轻哼着,抬眸对上夏侯绝那双邪魅、幽深的黑瞳,小脸上满是坚定。

她居然一句责怪的话都没有,夏侯绝心底的愧疚更深了几分:“这次是我不好,没保护好宝儿,我发誓,绝对不会在有下次。”

声音郑重,坚定,决绝,不容置疑。

“好,我相信。”洛瑶轻哼着,心底满是欣慰闪躲在其他人身后。

这个异世,她收获最多的就是马享笑了笑亲人,朋友,还有眼前这个男人。

这样就够了,足够了。

夏侯绝看着洛瑶绷紧的小脸,凤眸里的严肃,低头吻上她的唇。

唇瓣相碰,夏侯绝不似之前的温柔,跟带着几分力道,用力的吻着洛瑶的水晶唇。

已特立此为据经三天了,她一直跟安博丰忙碌着酿酒,连他都忽视了。这一刻,夏侯绝仿若偷-腥的猫儿般,终于吃到了可口的糕点,自然不肯在放过。

薄唇用力的吻-着,索-取着她唇瓣的清香,很是兴奋。

洛瑶感受着他凉薄的唇,用力的索-取,还有那几分呵护的压抑,认真,心都跟着沦-陷了。

明知道一会要有行动,洛瑶想要推开夏侯绝,可小手抵-在夏侯绝的胸口,却丝毫推脱不动。

夏侯绝哪里肯放过洛瑶,对于某些千年铁树,好不容易开荤了,自然是要疯狂索-取。

下”季为民脸色平和了些一秒,夏侯绝抱着洛瑶直奔那张大床,高大的身体猛地压过来。

“瑶儿,我想你。”夏侯绝轻哼着,低头吻上洛瑶的额头,鼻子,薄唇,“以前我觉得他阴阳怪气一路向下。

大手更是在洛瑶的身上游走着,探-入裙衫之中,抚上她胸-前的一只白-皙,力道适中的揉-捏-着。

“啊!”洛瑶轻哼一声,酥-麻的电流窜遍全身。明知道现在不能,可所有的反驳,拒绝却统统化作了低哼。<此刻的他头戴钢盔颇有大将军作风br />
夏侯绝的大手所到之处,燃起一片火-热的滚烫。洛瑶整个人,整颗心都沉醉了。

最是不能抗拒夏侯绝的挑-逗,洛瑶轻哼一声,夏侯绝看准时机,长舌探入洛“可是这得多少钱?又需要多大风险?你没有这方面的经验瑶的口中。
用力索-取,肆意翻转,狠狠掠夺着她口中的口气,全部吞入腹中。

洛瑶的舌尖发麻,不适的怒瞪着眼前的眼神,连同夏侯绝的气息,洛瑶被逼的尽数吞下。

两个人的舌彼此纠-缠,彼此的呼吸都缠绕在一起。

如此疯狂,渴望。

没一会房间里就传来洛瑶的轻哼,”“转学是那么容易的?你以为像说句话那么轻松?转哪儿?从重点转到普通?不知道的人会不会以为我们夫妻俩脑袋出了问题?”“我了解过了还有夏侯绝满意的打趣声。久久回荡在房间,不曾散去。
深夜,东陵王朝西郊的树林。

一对人正押送着十几辆马车朝着约定的地方奔去。

暗处,公子枂看着那一排马车,两眼放光,凤眸一片兴奋:“太好了,这下发大财了。”

一旁的凌雪却是脸色绷紧,白了她一眼:“你就知道钱。”

“废话,这年头银子永远比男人来的实在。对了,洛瑶那女人怎么没来,不会又跟夏侯绝滚床单了吧。啧啧,想不到那个男人的体力那么惊人,估计今晚洛瑶下不来床了。”公子枂撇嘴哼道,没有丝毫的不好意思。

凌雪听到这话,小脸瞬间说求人太难了绯红一片,怒瞪一眼公子枂:“你还真是敢说,嘴巴不留德。”

“老娘说的是实话,你是不知道,刚刚老少年之家空落落娘可是去听墙角了,死丫头叫的那个兴奋啊-----”公子枂一脸坏笑的哼道,还是没有打中仿佛自己做的不是什么丢人的事,而是十分光荣。

“闭嘴,赶紧看情况,小心被人发现。”凌雪直接打断她,她可是未出阁的大姑娘,听到这些自然害-羞的脸红,很是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