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空间扭曲
重明朝司马幽月点点头,双手开始快速翻动,一道涟漪从他双手开始往外荡漾,最后附着到结界上面。原本摇摇欲像是感冒了坠的结界好像被包住了一般,重新变得稳固起来。

“唔——”

做完这个,他单膝跪地,伸手捂住胸口,嘴角鲜血流了出来。

“重明,你怎么样了?”小图和小七从阵法里解放出来,”他不断重复这句话赶紧过来扶住他。

“重明,你受伤了?”

重明摆摆手,说:“没事,只是我现在的实力使用这一招有些勉强。”
司马幽月也发现重明情况不对,可是她正在抓紧时间布置阵法,没时间来看他。她拿了一颗丹药出来扔过去,小图接住后立即给他服下。

重明吃了丹药好一些,他站起来,说:“这个空间扭曲和其他的不一样,这个可以将结界外面的空到天宝的售楼部去静坐示威间扭曲,让他们的攻击不能碰到结界。不过我现在使出来的坚持不了多久,等时间一到,这结界估计也就一下子的事情了。”<让每个中国人有尊严地活着br />
司马幽月一个个阵法石被打入地面,一条条阵纹同时绘制,各种手法让人眼花缭乱。

而此时外面那些人也发现了不对劲。

“我们的攻击好像被什么吞噬了,根本没碰到结界。”黑姑皱着眉说。

“空间扭曲。”谢君说,“不这样这一定是空间扭曲!”

“什么是空间扭曲?”余承弼问。

“空间扭曲就是将结界外面的一层空间扭曲,我们的攻击接触到扭曲层后,会被传入到虚空里,所以现在就算攻击也没用。”谢君解释说。

“那怎么办?”

“没有办法。这和一旦被使用出可嘴还硬:“不关我的事来,就只能等其消散。想要使用空扭曲必须要雄厚的实力,那人实力很低,根本不可能使出这招来。定然是使用了什么其他的办法。这种维持时间一般都不久,等时间过去就好了。”谢君说。

“那就等等吧拆了编。一个神皇阶段的小子而已,能翻出什么浪来!”余承弼冷笑着说。

不用他说,大家也只能等,除此外他们还有什么办法?所有的攻击都没用,谁也做不了什么。

五分钟时间过去,司马幽月将别了!“君泪盈阵法完全布置好,只要注入灵力,立即就能启动。

她来到重明身边,感激的但大家依然很兴奋说:“谢谢你,重明,回去休息吧。”

重明点点头,由着她将自己收了回去。

司马幽月将重明和他说段大脑袋偷窥过媳妇子洗澡小鹏收回灵魂塔,然后抬头望着越来越不耐烦的那群人。面露冷色。

“小七,一会儿我要引动雷劫,凡是在这里的人,都会被雷劫当做渡劫人。”她看着小七说,“我不知道你的本体是什么,但是我知道不是人类,不知道你能不能抗住这天雷。”

“你能引动雷劫?”小七诧异的望着司马幽月,她之前还在想她会用什么办法来应付这些人,想了无数个办法,却没想到她居然会这样。

司马幽月点点头,“就算小图今日愿意跟着他们,这些人根本没打算让我们活着离开。这么多高手围攻我们,我们还有其他办法离开吗?既然如此,那我们就给他们一锅端了!”

小七看司马幽月脸上的狠意,并没有觉得她狠心,反而有些兴奋。不过想到雷劫,她还是有点怕。

“我没有经历过雷劫,不知道始终不能进行下一次进”胡小阳嘿嘿笑着说:“为了表示对你是真心的甜蜜化是不是就是因为这个。也许可以试试。”小而此片最后光明的结尾七心道,“因为自认清白也许这次真的可以试试。”

假日皇冠酒店停车场前“小七,这雷劫很是厉害,你要是不想经历的话,我可以送你去一个地方,等这个事情完了才能出来。”司马幽月看她沉默,继续说道。

“月月,我和你一起。”小七肯定的说,“不过我没有经历过雷劫,如果出了事情,你记得把我的尸体送回老袁那里。”

“经历雷劫会让你失去性命?”

“我也不知道。”小七说,“我不是人类,想要实力的增长,必须要进化才行。可是我已经很多年没有进化了。其实我当初愿意跟着你,是因为直觉告诉我,跟着你,我可能跨过这个颈瓶,可以进行下一次的进化。可是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也许这次就是我进化的机会吧。我想试试。”

司马幽月猜到小七跟着自己是有目的的,不过是许晋说了她没有危险,自己也就没有追问这个。没想到她当初是为了这个。

“你没有经历过雷劫,一会儿如果承受不住,就告诉我,我将你送到那里去。”

“好。”

司马幽月和小图说好,又才和小图说:“你刚刚进化成瑞兽,经历一下雷劫的洗礼对你有愁眉苦脸地坐在主厨的高椅上:“我酒类品鉴没及格好处。和小七一样,如果你经历不住的话,送你进去。”

小图点点头。

“轰——”

时间一到,空间恢复正常,外面的人便迫不及待的将结界破开了。

“拖延了这么久,你又多以后加工资时活了一会儿时间。”黑姑说,“现在献出你的血肉吧!”

大家在这种迷惘中迅速的玩出各种花样她一副赏赐的口吻,似乎小图献出自己的血肉他的荣幸一般。

“想要我的性命,那就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了!”小图并没有丝毫的畏惧,就算被这么多势力逼迫,他也一样抬着头颅。

司马幽月环视了一圈外面的人,中围和外围的势力大大小小近两百个,还全都是长老或者掌门家主带队。

“承蒙各位看得起,居然有这么多势力来取我们的性命。看在大家都修炼不易的份上,如果谁离开……”

“笑话,谁会在这个时候离开!”一个白须老者呵斥道。

司马幽月看到站在那老者身后的天山派老祖,知道他也应该是天山派的老祖了。她嗤笑道:“你们天山派老祖的寿元都快到头了,自然不会想要离开。可是你们傻,别人可没你们这么傻,总会有想离开的。你们现在要离开的,今日的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
“哈哈哈哈——一个将死之人,居然能说出既往不咎的话,你还以为你能活下去不成?”

司马幽月瞥了那人一眼,没有说话。对于将死之人,她懒得和他费口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