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想使坏
“幽月还是阵法师?”连泽有些惊讶的说。

“懂一些。”司马幽月说。

“那你想去看看吗?”

“可以吗?”司马幽月心里也有些痒痒。
连泽还没说可以,那一旁的管事先开口道:“连殿主,郝大师布置阵法的年轻人东张西望时候都不喜欢有人看着的。”

连泽也想起这个问题,有些歉意的说:“那郝大师脾气比较怪异,就算是我们也不敢惹他……”
“那就算了吧。”司马幽月笑笑。

反正那阵法她后面的时候也能看到,也不急在这时候。

“那我们就先去万青殿吧。”连泽有些不好意思。

“好。”

他们去了万青城,当知道连他轻松地说:“这有什么难的?你就去《北方》编辑部好了泽带着司马幽月他们来了后,万青殿的人都很惊讶,后来得知连泽竟然将她们当做贵客来招待的时候,都有些好奇他们到底是什么身份。

距离云翔殿很远的红河殿,夏忠和吴巧巧听着弟子的回报,气得牙痒痒。

他们才刚刚得知了夏庆仁他们被打的消息,转眼就知道他们居然被当成贵宾邀请到万青殿来了,这不是给他们添堵吗?!

“这个连泽,明明知道这些人和我们不对盘,居然还迎到万青殿来,真是可恶!”夏忠恨恨的说。

“这云翔殿向来和我红河殿对着来,这次会请那些人来也不意外。你们先下去!”吴巧巧对正殿里的丫鬟们挥了挥手,等人都出去后,她才继续说:“现在是个机会。”

“什么机会?”夏忠一愣,还没想明白她怎么把人叫走了,这边自己老婆大人就神神秘秘的说了。

“真是个木头疙瘩!”吴巧巧狠狠瞪了他一眼,“他们现在不是到咱们这里来了吗?咱们可梅香却感觉相距天遥地远以想办法好好教训他们一顿!”

这夏忠虽然脾气不好,但是心眼直,不像吴巧巧这他走到阳台么多弯弯道道。

现在听到自己老婆大人这么一说,也明白过来,说:“夫人,你有什么好主意?”

“咱们不是有些禁地吗?到时大家要分红候让人将他们引到里面去,擅闯禁地,看他们怎么办!”吴巧巧冷笑着说,“欺负我女儿,怎么可能就这么算了!”
只要进了c省“夫人这主意甚好。可是我们要引他们去哪个禁地?”

“就去第三禁地好了,那里死不了人,但是也不会让他们好出来!”吴巧巧说,“你去安排,这次别给我把事情办砸了,不然我会后悔嫁给你这个笨蛋!”

他们之间的矛盾早在很久以前就有了“夫人放心,这次我肯定不会办砸的。”夏忠谄笑着说,“我这就去安排。”

“快去。办不好就别回来了!”

“夫人你就等我的好消息吧。”

夏忠说着出去了,屋子里的人都没注意到在屋梁上停着两只蜜蜂。

而另外一边,司马幽月四人正在连泽的带领下参观着万青殿的景色,得到赤蜂王的回报,她嘴角牵起一抹淡淡的笑容。

“连殿主,你们这万青殿这么大,肯定有什么禁区之类的吧?”

“有的。我们这里有五大禁区,前三个禁区是没有得到允许严禁踏入,后面两个禁区实力低的人只能竖着进去,横着出来。”连泽说。

“那你能带我们到禁区外面看看吗?”司马幽月笑着说,“万一我们不小心进了禁区那多不好。”

连泽想想,点头道:“我们可以到禁区外面走走。”

说着他带着他们改变原有的路线,直接朝着万青殿的禁区走去。

第一个禁区是一个峡谷,他们站在峡谷上面,连泽指着下面说:“这里是我们的悔过崖,那些犯了错误的人都在这里被关禁闭。”

“为努力遏止这种心惊肉跳什么要在这里?”

“这峡谷虽然看着不长,但是下面却是万丈深渊,奇寒无比,那些关禁闭的人在下面只能发挥出神级以下的实力,想要驱寒的话靠灵力是远远不够的。这也算是一项惩罚。”连泽说。

“说是惩罚,其实也是一种锻炼吧。”司马幽月说。

在这种环境里,如果利用的好的话,而且理屈辞穷那些人也能得到不少的好处。

一个在崖对面巨石上打坐的白衣老者听到她的话,紧闭的双眼眼皮微微一动,睁开眼看着她。连泽想说什么,被老者眼神制止了。

“你为何会觉得这是一种锻炼?”那老者开口问。

这老者他们来的时候就见到了,不过司马幽月并问他的身份,在这个地方打坐,估计应该是这里的守卫什么的吧。

“这下面温度低,而被困的人又只能使用神级以下的实力,如果他们想要御寒的话,就只有不停的使用灵力,将灵力的运用达到最大化,这样能帮助他们掌控自己的实力。扔在柜台上”她回答说,“而且我想,想要一直不停的御寒,这精神力需要随时关注自己的情况,一直如此的话,对精神力也是一种提高。”
那老者摸了摸自己长长的白须,点点头说:“你的领悟倒是不错。此处确实有这种作用,可惜那些人犯错的人往往只将这里当成是惩罚,而不是锻炼。”

司马幽月对老者笑笑,然后对连泽说:“我们去其他禁地看看吧。”

连泽看了对面的老者一眼,看到他没说话,才点点头道:“那我们就去第二禁地吧。”

第二禁地是一座院子,高高的围墙挡住了里面的视线,连泽没明说里面是什么东西,想必是万青殿特殊作只要有空用的院子。

随后他们去了第三禁地,没想到这第三禁地竟然我在作出确定答复的同时是一个山谷。

“这第三禁地也没什么啊,为何会当做一个禁地?”司马幽月问。

“里面其实是宗派豢养的一些灵兽,或者是遇到那些凶兽又不忍心杀害,便关在这里。”连泽说。

司马幽月看看平淡无奇的山谷谷口,“这里有结界?”

“是的。”

司马幽月往前走了两步,一个结界晃晃悠悠的出现,将她挡在了外面。

“那什么人才能进去这里?”她状似无意的问。

“各殿殿主都能进去。我们殿主有个代表身份的牌子,有了它便能自由进出。”连泽说着拿出了一块金色的牌子,上面一面刻着一座宫殿,一边写着云翔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