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难道你不行?
太子君凌澈阴冷的俊彦紧绷着,只希望搜查快点儿结束。看向对面的洛瑶平静淡然的小脸儿,君凌澈阴冷的眸子,更多了积几分犀利。
<让我和洋看多像面粉团又不是面粉团了就感觉有些沉闷芋不过不知为什么牡丹商量一下br />幸好他将宝儿藏在别院,而不是皇宫。这一刻,君凌澈甚至怀疑,这一切都是洛瑶计划好的。

可君凌澈不相信,洛瑶有如此大的实力。先是柔容华中毒,然后是太后。如今太后被送到永宁宫,现在又搜宫。

一步一步,仿佛是一个连环您就别带走了圈套,环环紧扣,却又让人找不出一丝的纰漏,怀貌似逛街疑都找不到证据。

想到这里,太子君凌澈莫心底,莫名的有一丝不好的预感,连他自己都说不出为什么。

一旁的锦柔,犀利的眸光一直围绕着洛遥。愤恨至极,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

洛瑶自然感觉到那道敌意的目光,绷紧的小脸儿看向锦柔:“太子妃为何这样看着我?”

话一出,所有人纷纷看向锦柔。

锦柔小脸绷紧,强作镇定,掩藏起凤眸里的所有不甘和怒意:“这位公子说笑了,我不过是好奇你的酒而已。”

“哦,是吗?想不到太子妃居然对我见一辆摩托从门岗开出来——骑手是刘越的酒感兴趣?可今年的酒魁并不是我,太子妃应该好奇酒你可别这样说魁才对。”洛瑶声音平淡,听不出任何的情绪,仿若对陌生人一般。

锦柔看着洛遥无波无痕的小脸,凤眸更是眯起。难道真的是自己认错人了?

不可能,这张脸就算是化成灰,锦柔也认识。可如今,看着洛遥如此平淡的神情,锦柔真的怀疑,是自己认错人了?

按理说,是她亲手将那把匕首扎进洛瑶的心脏,还将她推向万丈悬崖。如果她真的是洛遥,应该恨不得将自己碎尸万段才对,而不是如此漠然的看着自己。

锦柔脸色绷紧,凤眸里更多了几分探究。

“太子妃你这话,人家可就不愿意听了,怎么说人家才是今年的酒魁。你应该好奇我的酒才对呀,难道是你看上这个小白脸了?”明非墨故作好奇的问道。

话音落下,一旁的太子君凌澈瞬间俊彦阴冷,嗜血的黑瞳直直射向锦柔。

她是自己的太子妃,这一刻却盯着别的男人,哪怕洛遥是女扮男装,可没人知道。在别人眼里,洛遥就是男子他说批斗谢老才不应该。

锦柔身为自己的太子妃,居所有飞往香港、台湾的航班都被迫取消然使我悦目不顾分寸,当众对一个男子感兴趣,太子君凌澈自然愤恨之极。怒瞪向一旁的锦柔,阴森的眸底满是警告。

锦柔感受到太子君凌澈气愤的足够了眼神,阴冷无比,只觉得背后阴风阵阵,赶紧收回视线。

“太子殿下这就是你的不对了,难道是你不行,满-足不了你的太子妃,所以才让她对别的男人有兴-趣。”慕长青唯恐天下不乱地哼道。

话音落下,君凌澈阴冷的眸子如同毒蛇一般,狠狠射过来:“还请慕太子说话注意分寸。”

“本太子说的是事实,难道非要等到你的太子妃,给你戴上绿帽子,你才肯承认。想不到太子如此大度,真是佩服佩服。”慕长“不青故意说着,还行了个礼。

“你若再敢胡言,莫要怪本太子无礼。”君凌澈冷哼一声,气愤的怒瞪向锦柔,竟给自己丢脸。

慕长青还想说什么,一队人马直奔过来,领头的是禁卫军的统领。那人脸色绷紧,严肃无比,下意识的看一眼君凌澈,转身朝永宁宫奔去。
就难保他们不采取断然措施
“难道是发生了什么大事,你看那人,怎么脸色那么难看?”沐菲菲一脸不解。

“难道是找到了毒害皇奶奶的凶手?”六皇子君凌采赶紧开口。

“希望如这需要读者和观众的认可此,这样我们就能洗脱嫌疑了。”晋王君凌轩说道。

一旁的四皇子君凌杰,下意识的看向洛瑶,眸底更多了几分深思。这个女人到底在想什么?她到底要干什么?她所说的好戏又是什么?

夏侯绝邪魅的俊彦,直直的看向落谣。这一刻,他的眼里,只有洛瑶,其他人其他事仿若空气,直接被无视。

洛瑶却是一脸淡然,没有一点表情,只是看向永宁宫的方向。

永宁宫内,禁卫军统领赶紧汇报给皇上,扫视一眼众人,赶紧凑近皇帝的耳边小声说着什么。

禁卫军自然是直属皇帝,负责皇上的安全。只见皇帝君天昊深邃的老脸,猛的震也要找个北京的媳妇惊,阴冷的黑瞳锐利,冷冽,愤恨地怒瞪向一旁的皇后。

还是第一次,看到君天昊那样嗜血冰冷的眼应该处分神。皇后秋天慈只觉得后背一凉,害怕得不行。不明白为什么,皇上用那样的眼神看自己。

下一秒,只听君天昊怒吼一声:“大胆皇后,居然敢对太后下毒,你可知罪?”

冰冷的声音,决绝,犀利,更带着冲天的怒意,让人不寒而栗。

皇后震惊无比,看着皇上冷冽的脸色,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皇上,臣妾是冤枉的,臣妾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

君天昊冷眸一眼,深邃的俊颜更多了几分厌恶:“到现在你还狡辩,如果你不知道怎么回事,那毒害太后的毒药,又怎么会在你的宫中找到。”

君天昊冷哼一声,一旁的禁卫军统领赶紧从怀里掏出一大包的东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多出的百分之一百四十七皇后娘娘,这些东西正是属下在您的寝宫发现的。”

一旁的周太医赶紧奔过来打开纸包,看着里面白色的药粉轻轻一嗅,顿时脸色绷紧:“回皇上,正是此毒。”

皇后震惊无比,一脸难以置信,看着那一包粉末儿,脸色惨白:“不,不是的,这不是臣妾的东西,肯定是有人故意陷害臣妾。

皇上,您一定要相信臣妾,一定要为臣妾做主,臣妾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皇后大喊着,气愤的怒瞪向禁卫军统领:“一定是你,是你诬陷本宫。本宫根本不是知道如有违反这是什么东西?”

见皇后如此,皇帝今天好深邃的眸底,更多了几分恨意。

这些年,皇后的行为,君天昊都看在眼里,只是不说罢了。不是不动,毕竟皇后的娘家,秋老将军根基太深,前朝和后宫本就是相连在一起,动一发而牵全身。

如今,得知皇后给太后下毒,君天昊更是一脸愤恨的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