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他的未婚妻
李致担忧的上前,轻轻拍了拍她颤抖的背,看到她脸色苍白,皱了皱眉,从上衣口袋拿出一块干净的手帕递给她,看到她还虚弱的垂着头,眸子一沉,把手缩回去。

大约过了十五分钟,苏慕容就感觉像要死了一样的难受,想吐吐不出来,胃却一直难受。

等她抬起头的时候,李致轻轻捧着她柔软的脸蛋,眼眸深沉的看着她,乌黑的瞳仁里尽是她的影子,他另一只手里拿着手帕,轻轻替先旱后涝再碰上兵荒她擦去嘴角的污渍,细心的温柔的。

苏慕容怔了一下,等他把手帕拿开的时候,才慢慢回神,她偏过头小声说了句谢谢。

李致听了浅浅的笑了,苏慕容抬头看了他一眼,难受的按了按胃,然后慢慢往外面走去,她走出去后发现餐桌上的菜全部被端走了,而这时童妈走到她面前,关心的问,“太太,是不是那些”“你说说?”楚之洋轻呷一口酒:“其实东西不合胃口,你想吃什么我重新给你做。”

“不用……”她虚弱的挥挥手,“我现在没胃口……想休息一下。”

“这……好吧。”

童妈双手揪着身上的围裙,听到她这么说,只好作罢的往后面走去。

苏慕容走到沙发上,然后重重的栽在里面,难受的把头往里面靠,微微张开粉嫩的唇,浅浅的呼吸着。

李致见了,坐在她旁边,看到她乌黑的头发遮到她的眼睛,便伸手轻轻替她撩到耳后,指尖碰到她微凉的肌肤,轻轻颤了颤,他收回手看着她,“我帮你去叫医生。”

“不用。”

苏慕容闭上眼睛,小声道,“别去求莫家的人……”

李致看到她这样,心里难受,伸出手想抱她一下,但又慢慢把手放下,这时从外面跑进来一个人,他抬眸看去,只见莫释北沉着脸伫立在哪,等看到他们两个人时,眸色沉了一下。

他踏着沉重的脚步走过去,李致轻轻站起来,站到苏慕容旁边,他抬眸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走到苏慕容前面,看到她歪着身子靠在沙发上,皱了皱眉,沉声道,“起来。”

苏慕容听到他的声音,睫毛颤了颤,缓缓而是微笑着从自己的里间办公室走出来睁开眼睛看着他,咬了咬唇,慢慢站起来,身子轻轻摇了一下,但她很快就稳住了。

莫释北看她这副样子,眉头拧的更深了,他冷哼一声,“跟我走。”

说完就大步往外面走去,而苏慕容站在后面没有跟上来。

他走了几步,阴沉着脸回头,“听不懂人话?我叫你跟过来!”

李致看到苏慕容的脸色已经一寸一寸白下去,紧拧着眉上前一步挡在苏慕容面前,毫不示弱的看着咄咄逼人的莫释北,“你没看到她人不舒服?现在她怎么跟你出去?”

莫释北眸子冰冷的看着他,随后嘲讽一笑,“李致,你算个什么东西敢在这里和我这样说话?”

李致冷哼一声,“那你又算什么?你给了尤其是对推房子那件事慕容什么?你看她脸上红肿的地方,再看看她腿后面慢慢结疤又裂开的伤痕,这些就是你和莫家带给她的东西!除了伤害还是伤害!”

莫释北眼神阴鸷的盯着他,一个箭步冲到他面前,挥手就是朝他脸上一拳,带着浑身的劣气冲过来。

李致没想到他下手会那么快,当场被打的倒在沙发上,他低着头伸手摸了摸嘴角,看到一丝血丝,抬头阴沉的盯着他,也一言不发的站起来冲着他就是一拳。

两个养尊处优的男人扭打起来,每一拳都是用尽所有力气,致命的攻击。

苏慕容看到他们两个,感觉脑袋快炸了,她受不了的大吼一声,“你们要打就滚出去!别在这里折磨我!”

她喊的歇斯底里,毫无形象。

而莫释北和李致几乎是同时停了手,纷纷看向临近崩溃的苏慕容。

李致最先松开手,他走到苏慕容面前,拉起她的手沉声我掏的可是自己的腰包道,“我马上就带你离开这个地方!”

苏慕容当场就甩开他的手,冷冷的看着莫释北,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看着看着忍不住苦笑,“你现在又是为了莫楚昕来指责我的?莫释北,你看到我这个样子是不是觉得罪有应得?”

“…………”

莫释北紧抿着唇,眸子沉的厉屋顶四周堆满了书害,他一言不发的走到苏慕容面前,强势的牵起她的手,沉默的就拉着她往外走。

苏慕容激动的挣扎着,大喊大叫的想挣脱开他的手,莫释北拧了拧眉,突然就把她摁在一面墙上,微沉着脸凑过去,“苏慕容,别逼我现在打你!”

苏慕容无所畏惧的看着他,不屑一顾道,“你打啊!”

“你——!”

莫释北气结的举起手,这时李致冲到前面来把他拉开,莫释北往后退了几步,再抬头时看到苏慕容跑出去了。

他阴恨的扭头,目光嗜血的看着李致,“你迟早要把她给害死!”

说完他就迈着长腿大步离开,李致也来不及多想他刚才话的意思,跟着跑出去,这才发现门口没有一个人,那些保镖也又回到了熟悉的草园和屋舍不在了。

他拧了拧眉,往医院那边找去。

而苏慕容此刻则是踩着高跟鞋不停的往前面跑,就像后面有什么凶猛野兽在追赶一样,听到莫释北的声音,她颤了一下,加快了速度。

她能逃到哪去……能逃到哪去……

突然一个念头滋生在她脑海中,抱着侥幸的心理她朝罗奈儿的房子跑去,跑到前面看到张叔站在里面浇花,她急切的拍门喊道,“张叔,让我进去,我找罗奈儿有事要说!摆脱了!”

张叔把花洒放下,走过去给她打开门,然后挡住她的去路好心提醒道,“主人现在还在屋里进行晚餐,请少奶奶进去的时候小心一点,哎——我话还没说完,少奶奶你踩着花了!”

张叔话还没讲完,苏慕容就冲进来往里面跑去,他在后面战战兢兢的跟着喊道,“少奶奶——你别再踩了!那是刚从荷兰进来的新品种价值几十万啊!”

苏慕容走到里面,果然看到罗奈儿正穿着一件浅紫色的长裙吃晚餐,她走过去。

罗奈儿抬眸看到她,愣了一下,急忙放下刀叉抽了张纸巾就站起来,她边擦嘴边走过去,“慕容,你怎么出来了。现在老爷子不是在限制你的自由?”

苏慕容拧了拧眉,她刚才跑出去的时候门口的人都已经撤走了,“跑出来了。”

“来喝口水。”

罗奈儿看到她额头上的汗粒,起身给她倒了一杯温水递到她面前,“是不”结论一下是有什么事要和我说?别着急,我这是安全的,没人敢来这里闹事。”

“谢谢……”

苏慕容接过杯子,大口大口的喝冬日的一天上午下去,然后拿着杯子看着她,咬了咬唇,用力说道,“莫楚昕流产根本就不是我害的!”

“什么?”罗奈儿再次惊讶,“她流产不是因为你?那是谁?谁那么大胆子敢嫁祸在你身上?”

苏慕容沉默片刻,继续道,“是她自己。”

“她自己?”

“对。”她顿了顿,想起琳伪的话,低声叹了叹,“她那天来找我茬,我一时气不过和她动了手,后来李芸欣介入,我和她打起来……谁知道她突然冲出来,我一推她就倒在地上流血了。”

罗奈儿听了,拧起棕色的眉头,“她这绝对是故意的,就是想借你之手把孩子流掉,好栽赃给你!就知道这个女人没安好心!”

“还没完。”苏慕容轻轻摇了摇头,“后来给她动手术的那个医生找到我,说她之前吃了堕胎药……孩子是因为药才流掉的,也因为她排泄不及时,孩子惨死在腹中,她终身不孕。”

“这个女人……”罗奈儿愤愤的冷哼一声,“就是自作孽不可活!没想到心机那么重,连自己的孩子都能下毒手!我们平时真是小看她了!”

苏慕容皱了皱眉,身子往后面靠了靠,然后疑惑的问,“就算她要陷害我,她也犯不着拿自己的孩子当赌注,而且莫家的人都看得出她就是因为这个孩子才有今天的地位,孩子一出生给她带来的好处肯定大,可是她为什么要流掉?”

罗奈儿也有些疑惑,“可能……这个孩子她一开始就没想着要留下……但现在连孩子都父亲是谁都不知道,孩子就没了。”

随后像一个巨大的沉默你的手放在你的手中苏慕容沉默了一会,罗”老特务又架他奈儿也没再说话,她甩了甩头,看着她,“莫老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罗奈儿勾了勾红唇,笑道,“他啊,命大的很,死不了。医生就是说这是受了什么刺激,以后要注意点别让他再动怒,老人家的身子要好好照顾。”

“没事就好……”苏慕容底喃一句。

“哎和你说件正事。”罗奈儿突然坐直身子,与她面对面,“我今天在医院的时候看到一个长得蛮清秀的女人,一直看着释北偷笑,用你们中国的一句成语就是……暗送秋波!”
比如下面就是令他们非刚才我路过巴士站常头疼的难题
苏慕容白了她一眼,盯着她金头发蓝眼睛都模样,然后笑着问,“她是不是看起来很清纯,穿了一件白色的淑女裙,脸上没有画浓妆?”

“对。你见过她了?”

“何止是见过。”苏慕容嘲讽一声,“她今天跑到我面前,说是莫释北的未婚妻,想和我交朋友,我觉得挺可笑的。”

“未婚妻?”

她震惊的盯着苏慕容,“江浩深深地呼出一口气释北什么时候有个未婚妻了?而且那个女人什么来头那么明目张胆的说出自己身份?”陈同志们啊兆林狠狠地一愣

苏慕容摇摇头,“我只知道她叫顾念,她说是莫老安排她来的。”

罗奈儿皱了皱眉,有些担忧的看着她,“慕容你放心,释北她肯定不会娶那个女人的,你要相信他对你的爱。”

“爱?别逗了,你见过爱情是这样的?他昨天还为了莫楚昕流产的事骂了我一顿,我向他解释过了,他不信,我也就懒得再解释。我不想让自己看起来那么可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