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无话可说
顾念紧抿着唇,牙齿用力地咬了一下嘴唇,这次过来,本来是想给莫释北一个下马威,可莫释北却是三言两语,直接将矛头指到了自己身上。
那不是引火烧身吗?虽然姨太太嘴里老是骂她
顾念心有不甘,那苏慕容有什么好的,她可是当着莫老爷子的面推了自己。

可眼下,她必须在莫释北面前维持自己乖他还在想乖女的形象,所以是一句得罪的话也不敢说。

顾念只能点了点头,故作大度地说道:“释北哥哥说的是,可能……慕容也是无心的吧,再说我也没事。”

莫释北点了点头,而后望着众人。

既然当事人都说没事了,他倒要看看这些人还要挑起什么风浪。

“胡闹,我虽然老了,可眼睛还没有瞎!”

莫老爷子第一个表示不满,这件事情虽然不大,可顾家这真是件大事已经找上门来了,已经算是打自己的脸了,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结束了。

再说,顾念受了这么大的委屈,他自然也是要出头给她撑腰的。

“你去把苏慕容找来,让她亲自跪下,给念丫头道个歉,这件事情就算这么完了。”莫老爷子气的吹胡子瞪眼,毫不妥协地说道。

云宜站在一旁,给莫老爷子斟了一点茶水,此时也有些忧心忡忡地说道:“天色也不早了,慕容还没回来,总归是要出去找找的。”

这话,就是要给莫释北找个理由离开了。

谁知,却是被莫老爷子那牛眼睛一般的眼睛狠狠地瞪了一下,而后说道:“就在这儿打电话,她要是不来,以后就别想来了。”

云宜连忙暗中给莫释北使眼色,她心里很是清楚苏慕容的脾气,要真是这么打电话了,只怕苏慕容以后就真的是不会回来了。

“到底是一家人,老爷子您别激动。”云宜在一旁安慰说道。

莫老爷子再次冷哼一声,脸色难我们接触过魏京看之极,没有丝毫缓和。

“她眼里哪有我这个莫家,今儿个她敢推了顾念就跑,估计下次就敢对我这个老头子动睡眼惺忪的他看到老婆手里拎着一把铁锹手了,向大坤忙命一士兵道:“去这样的孙媳妇我,我可不敢要!”莫老爷子提高了声音,阴阳怪气地说道。

“爷爷,我真的没事,慕容现在还怀着孕,还是别惊扰到她了,不然释北哥哥又要怪我了。”顾念的声音越说越小,却是极尽委屈轻轻叹息了一声。

“念丫头,你先别哭,这件事情爷爷定然会给你做主!”莫老爷子一脸严肃地说道。

“爷爷……”顾念似乎还想要解释。

却直接被莫老爷子打断了,莫老爷子望着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莫释北,顿时眉头又挑了起来,动怒道:“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把我的话也当耳边风么,给我打电话!”

“老爷子,还是我来吧。”莫楚昕虽然坐的更远,但却是一个绝佳的”“爸观火位置。

虽然她也担心老爷子的身体,可一想到苏慕容马上就要倒霉了,莫楚昕的眼里还是难掩兴奋,她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轻易放过这个机会的。

不过表面上,她好像还是十分公道地说道:“我们现在大家都在说她,慕容这个当事人不过来一下总归是不好的,说不定这里面还真的有误会呢。”

看着莫楚昕那人畜无害的表情,一直在旁边被何淑芳按压着的莫官昕早就憋了一肚子的火,大声地说道:“莫楚昕,你别在里面煽风点火。”

“我没有啊,我这也是为了慕容着想,释北哥哥,难道你也觉得慕容不应该出来解释一下么。”莫楚昕一年无辜地眨了眨眼睛,问道。

“哼,莫楚昕,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你分明就是想挑起事端。”莫官昕一针见血地说道。

而显然,莫官昕这番话并不受欢迎,何淑芳更住在这里连上班的车费都可以节省是在一旁当面斥责道:“这件事情本来就和苏慕容有关系,她来一趟也是应该的,你不知道事情真想,在里面瞎说什么。”

而此时,莫楚昕也已经拨通了苏慕容的电话。
苏慕容吃了东西,刚刚靠在沙发上休息“咱们这里最多的当然还是鹏城人、香港人,电视里虽然放着搞笑片,可她却是没有一点心思笑出来。

此时看到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苏慕容不禁微微皱眉,心想总不能是莫释北换了一个电话继续打吧。

最终,苏慕容还是接通了电话。

莫楚昕开了外音,一脸得意地看了莫官昕一眼,而后对电话里说道:“嫂子,我是莫楚昕,你现在在哪呢。”

苏慕容一听那尖锐的声音,顿时就皱起了眉头,直接冷冷地回复道:“我在哪里与你何干。”

说完,苏慕容就要挂电话,却见莫楚昕又急急忙忙地说道:“嫂子,家里来客人了,顾伯父,还有顾伯母都过来了,说是想问一下下午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是不是推到顾小姐了这不是害我吗?这帮混蛋!刘哥。”

苏慕容一听,身子也不由地微微坐直,下午自己的确是推倒了顾念,但她并不是有心的。

此时莫楚昕给自己打电话,只怕周围都还有人,苏慕容也不傻,当即便直接说道:“我是不小心推倒了顾念不假,但那也是她要拽我,我完全是惯性反应,一扬手她就后退了。”

至于为什么没有说,顾念是在自己停手后才摔倒的,一来她自己也不确定,二来,只怕自己说出去了,也没有人会相信自己,反而会觉得自己是在狡辩。

莫楚昕很会抓住重点,当下便又问道:“这么说,你是真的推到顾小姐了。”

苏慕容一听,顿时有些不舒服了,但她还是如实说道:“是。”

“莫楚昕,把电话给我!”莫释北最终在旁边坐不住了,本来他就没想打扰苏慕容,可莫老爷子一直不依不饶。
如今莫楚昕的电话,分明带着几分误导。

当下,莫释北直接走过去,夺走了莫楚昕的电话,随后低声道:“慕容,是我。”

“恩。”苏慕容的声音听起来平淡无奇,没有半点涟漪。
<爱我br />“这件事情我已经听助理说起过,你放心,我会处理好的。”说完这一句,莫释北直接挂了电话。

而后他一双冷眼直直地环绕了众人一圈后,又说道:“慕容刚才也说了,本来就是一个手误,就连顾小姐也不介意了,我不知道这样大动干戈有什么意思。”

一时间,顾父和顾母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难堪起来,这是说他们小题大做么。

莫老爷子自然也感受到了气氛的微妙变化,可对于莫老爷子来说,相比于苏慕容,当然是顾氏夫妇更为重要了。

慢慢摇了摇头“我们莫家和顾家一直是世交,顾念也是和你一起长大的,她是什么性格你不知道,这件事情你也别觉得是她告的密,这件事情我本身就要找苏慕容好好说说。”

“不过是仗着自己怀了孕,就如此嚣张,莫释北,我们莫家的规矩你还记不记得。”莫老爷子一脸严肃地说道。

莫释北没有吭声,静静地听着莫老爷子的训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莫老爷子也最终安静下来了,大概是莫释北的态度表现的太过于平静,莫老爷子也是气苏慕容,这会儿自然也不会对莫释北多加责怪了。

“苏慕容这个歉无论如何也要道的,难不成她以为在莫家,她还真的无法无天了么。”莫老爷子说到最后,最终也还是没有松口。

莫释北一脸阴沉,薄唇轻抿着,按照苏慕容的个性,她要是没错,想让她道歉,无异于比登天还难。

这会儿,顾父倒是开口说道:“算了,是我自己的女儿没有教育好,今天的事情就这么算了,要是还有下次,我不管对方是谁,绝对不会轻让老人跟着揪心易了解!”

顾父说完,和顾母同时起身,大有离开的意思。

顾念也是一脸委屈的起身,有些哀怨地看了莫释北一眼,后者却是面无表情,一片死寂。

顾念在心里微微叹息一声,只怕莫释北心里肯定已经认为,是自己告状的了。

莫老爷子一看顾父要扬长而去,连忙要云宜扶自己起来,随后道:“顾侄子,今天还是留下来吃饭吧。”

“老爷子,今天吃饭就免了,下次有机会我带上自家老爷子,我们一起去酒店好好吃一顿。”顾父转身,莫老爷子的面子自然是一定要给的。

莫老爷子心里也是觉得难堪,这会儿别人要走,自然也是强留不得,只能点了点头,说道:“那也好,你们自己注意一点。念丫头啊……”

莫老爷子说着,转身看了一眼依旧有些依依不舍的顾念,心中也是了然,他笑呵呵地说道:“以后有时间,也多过来陪陪爷爷。”

“爷爷,您放心,只要您不嫌弃我,我天天都过来!”顾念甜甜地笑着说道。

“还是顾小姐有孝心,要是所有的人都能像顾小姐一样就好了。”莫楚昕在一旁感慨道。

顾念顿时觉得有些尴尬,与此同时,各方不满的眼神却都瞪了过来,莫楚昕不由地暗暗咋舌,赶紧闭上了嘴巴。

莫老爷子对顾念一向温和,虽然前一秒还是阴云满布,此时也是笑意盎然,拉着顾念的手,亲自将她给送走了。

临走前,莫老爷子还说道:“以后要是受到了委屈,一定要给爷爷讲,知不知道?”

顾念自然是一脸乖巧地点了点头,顾氏一家这才离开。

路上,顾父也是一直皱着眉头,顾母在一旁唉声叹气。

“念念啊,我看莫家那小子的态度实在是太恶劣了,我看怕是对你真的无心。”顾父在一旁说道。

这次过去,说白了,也就是想试探一下莫家到底是什么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