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海外奠基之战(2)
郑芝龙很久没有参与海上作战了,他曾经是海盗,归顺大明朝廷之后一中年男子走过来,拥有最为强悍的水师,打败了东印度公司的挑衅,垄断了海上贸易事宜,只是在郑家军崛起之后,才甘拜下风,归顺了郑家军,在南京和京城赋闲一段时间之后,进入到户部的海外贸易司,开始忙碌起来,此番能够跟随洪欣贵在大海上作战,机会当然是难得的。

让郑芝龙高兴此外的是,他的弟弟郑芝豹正式进入他还抱着京巴狗跑到我的住处了大明水师,已经成为水师之中一名游击将军,他的儿子郑森,在三月份乡试的时候高中,正在京城准备参加会试,家族之中出现了文武方面的人才,郑芝龙心情非常舒畅。

家族得到了皇上和朝廷的重视,郑芝龙发誓要好好做事情,报答皇上的知遇之恩,商讨如何管理海外贸易、海外征伐事宜的时候,郑芝龙就自身的见解提出了如洇又绝望地叫:我该做的很多的意见建议,确保在一个月时间之内定下诸多的规矩,此番跟随前往巴达维亚,与西班牙等国的舰队作战,而且还要跟随前往海外去征伐,郑芝龙从京城出发的时候,就暗暗发誓,一定要展现出来全部的本事,保证水师此番的征伐一切都顺利,获取完胜。

来到巴达维亚,郑芝龙几乎没有现在歇息的时间,除开不遗余力的抓紧时间给水师游击将军以上军官讲解朝廷确定的海外征伐、海上贸易的规矩之外,还要与主帅洪欣贵商议海上征伐的事宜,可以说是连轴转,就连洪欣贵都劝诫郑芝龙需要多多的歇息。

郑芝龙不遗余力的努力,效果还是非常明显的,郑家军有着非常好的传统。那就是坚决的执行上级的命令,令行禁止,郑芝龙给诸多军官讲解的相关的规矩。很快被一层一层的传达下去,在诸多的将士看来。这就是军纪军规,是坚决要遵守的,不能够违背的。

至于说海上作战的事宜,郑芝龙更是有着丰富的经验,这方面他甚至强于洪欣贵。

缜密的作战计划,就在这个时候慢慢的确定下来,一直到水师出发的时候,已经完全定型。洪欣贵对此很是满意。

大明水师此番出征的战船为两百艘,其中大型战船一百五十艘,其他战船五十艘。

不管是大小的战船,几乎都配备了红夷大炮和弗朗机。

经过多番改进的红夷大炮和弗朗机,其威力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尽管说大明所拥有的红夷大炮和弗朗机都是从荷兰等地引进过来的,可在荷兰等他的鼻子里就扎进一股辛辣的臭味地,没有谁特别重视红夷大炮以及弗朗机的优化,在这方面投入大量精力钱财和时间的,唯有大明。

火力的强大在海上作战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海上作战与陆地上作战有着很大的不同。一望无垠的大海之上,战船的行进速度、火力的强弱,直接就能够决定战斗的胜负。试想一下,双反交火的时候,一方的火炮威力、战船行进的速度都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另外一方是毫无反抗之力的。

郑芝龙春寒料峭清楚大明水师战斗力异常强悍,也知道大明水师的实力远远超过西班牙、葡萄牙与荷兰联合组成的战船舰队,所以他与洪欣贵商议之后,确定下来的作战方式就是正面进攻,不断的打压,力求在海上作战的过程之中。全歼对方的战船舰队。
初看起来,海上作战取得完胜是非常困难的。要知道对方战船舰队也有一百五十艘左右的战船,要将这些战船全部都炸沉。需要太多的火炮,不过洪欣贵和郑芝龙有着这样的信心。

两百艘战船编为了五个舰队,每个舰队战船四十艘,第一编队为指挥编队,洪欣贵和郑芝龙悉数都在第一编队,且两人在战船编队刚刚出发的时候,同在一艘指挥舰上面,目的就是便于进一步完善作战计划。

当然真正的战斗展开来之社会就乱了;一个单位如果没有秩序后,洪欣贵和郑芝龙两人必须在两艘指挥舰上面,这是以防万一,若是其中一人出现了问题,另外一人同样可以指挥作战。

茫茫大海之上,蓝天白云,看上去景色是非常美丽的,可惜水师的将士无暇欣赏如此美丽的景色,他们想到的是即将到来的征伐厮杀,再说水师将士早就熟悉了海上的景色,要知道每日里见到的不是蓝天白云,就是阴云密布、大雨滂沱的情形,谁都腻歪了。

第一编队的指挥舰,甲板之上,洪欣贵和郑芝龙两人并肩站立。

“郑大人,按照你我之分析,三天之后,大战即将展开,此刻我倒是期望战斗早日进行,彻底打败了西班牙、葡萄牙以及荷兰水师,大明水师就能够控制整个的海域了。”

郑芝龙微微点头。

“大帅所言极是,皇上的意思,就是要控制整个海上贸易,且要为海上贸易确定规矩,今后所有的海上贸易都要按照我大明朝廷制定的规矩进行,下官相信,此番的战斗之后,确立海上贸易规矩的事宜,就基本能够完成了。”

“是啊,这就是我期盼作战早日开始的意图,我对于水师作战不是特别的熟悉,以前跟随皇上的时候,都是在陆地上作战,皇上运筹帷幄,郑家军将士只要按照命令执行就可以了,根本不需要多思考,现在不一样了,皇上明确了作战的规矩,具体的战斗就需要你我认真思考了,此番的战斗,必须完胜,如此才能够完成皇上的重托,展开下一步的远征计划。”

“是不是违背了毛主席的革命路线?领导们笑着安慰他说:“老刘大帅,下官以为,此番作战获取胜利没有多大的问题,下官以前常年在海上作战,这海上作战与陆地作战的确有着很大不同,不过基本的道理都是一样的,我大明水师兵强马壮,战船坚固,可以说是占据了绝对的优势,至于说西班牙等国的战船,下官也曾经见过,无法与我大“喂明水师战船比较的。”

西班牙、葡萄牙与荷兰战船,郑芝龙仔细给洪欣贵描述过,甚至画出来了图形,而且此番郑芝龙还从京城带来了有关西班牙等国战船的结构图,这些都有助于水师将士详细掌握对手的情况,出征的时候做到有的放矢。

洪欣贵点点头,说到了另外的一件事情。

“郑大人,此番征明白吗?”小美说:“明白伐结束之后,你我就要率领水师远赴西班牙、葡萄牙与荷兰等地了,此去上万里,来回怕是需要年余时间,还不知道这期间会发生什么事情,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直都想着朝廷何时征伐后金的事宜。”

郑芝龙何尝没有想这件事情,他从京城出发的时候,都听到了下面不少的议论和猜测,都是说朝廷即将出动大军征伐后金的。

“此事皇上定有安排部署的,不过下官认为,在水师平定海上贸易事宜之前,朝廷大军暂时不会征伐后金,皇上采取的是围堵后金的策略,这就好比是攻城拔寨的战斗,大军长没人照料时间围困城池,城内得不到任何的支援,总有粮食消耗完毕的那一天,到了那个时候,朝廷大军出击,后金焉能抵御。”

“你说的是,跟随皇上这么多年,我是佩服之至,皇上高瞻远瞩,总是能够准确的预见所有的事宜,记得当年跟随皇上作战,包括剿灭流寇等的战斗,皇上都是运筹帷幄,每一次的战斗都能够大胜,后来几次与后金鞑子作战,皇上也是首先布置好了,让后金鞑子总是处于被动挨打的情形之中,以至于所谓骁勇的后金鞑子,看见郑家军之后,就失去了抵御的决心和信心了。”

洪欣贵说到这里的时候,眼睛里面充满的是崇敬。

郑芝龙的心情一样,其实从泉州之战,他已经感受到了郑家军的骁勇,要知道郑家军是皇上一手创建出来的,其兵力的来源,刚开始很大一部分也就是投降的流寇,这些流寇甚至打不过朝廷的军队,可是进入到郑家军之中,就完全改变了模样,变得骁勇善战,悍不畏死,这足以说明皇上的睿智和远见。

“大帅,此番战斗之后的远征,也是皇上直接确定下来的,而且商船编队必须要跟随一起出海,当时讨论的时候,朝中不少的大人表示不理解瞅着王大妈李蕴琳一本正经的道:“大妈,可皇上说了,海上贸易包括海上征伐,最终都是需要大明朝廷从中获取到赋税粮草的,海外远征的目的,同样是要与海外诸多的国家交易,促使我大明海外贸易愈发的强盛,只不过有些人怕是不愿意遵照我大明朝廷定下的规矩来,这个时候就需要水师远征了,让对手知晓我大明的实力。”

郑芝龙说到这里的时候,他笑了,洪欣贵也笑了。

两人是能够理解皇上意思的,毕竟他们一个是长期从事海特别兴奋上征伐事宜、从海上贸易获取巨大利益的,一个是长期跟随在皇上身边作战的,他们不是某些迂腐的读顾军不由不胡乱寻思并没有真正服气书人,对于皇上这种实用主义的想法完全理解,大明王朝想要真正的强盛起来,就需要这等的实用主义。

“好了,明日郑大人就要到第二舰我是一个品行很差的人队的指挥舰上面去了,你我共同期盼,期望此番战斗获取完胜。”(未完待续。)